返回十字(想抓住世上所有的好运) 第(1/4)分页  你听得见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林微夏把班盛带回去后, 他开始接受治疗,不再抵抗这一切。www.xiluoxuan.com在这个学期结束前学校调查出了真相, 还给了班盛一个公道, 在实验室一直跟着的项目也重新署回了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而那些造谣生事的人,学校对他们进行了记过处分,还勒令他们每人手写一封道歉信给班盛。

    学校放寒假后, 林微夏给姑妈打了电话,说要留在这边, 姑妈心疼人,在电话那边多说了两句觉得这样做不值当, 她有些置气地把电话给挂了。

    班盛一共做了八次ct治疗,电针治疗, 经颅磁等, 筋脉注入麻药, 人一下子就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电针的时候, 眉心,虎口, 头顶都要扎针,过程漫长又痛苦, 林微夏看着都觉得疼, 但她什么也做不了,只能默默陪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病情发作的时候, 班盛会出现摔东西,手抖,幻觉的症状, 这个时候,班盛的情绪不受控的低落和悲观。

    偶尔光照治疗或者生物团体训练的时候, 护士有时会找不到人。

    班盛这个时候通常是一个人偷跑出去散心了,林微夏对此习以为常,但这次不同的是他会给她发一个定位。

    林微夏知道有时他想一个人待着,所以每次找到人后,她都是远远地守在后面,不上前打扰。

    等班盛把情绪消化后她又不厌其烦地把人接回来。

    还有半个月过年,积雪开始融化,大街小巷开始张灯结彩,到处挂满喜庆的红色。林微夏买了一束红彤彤的元宵花放在病房里,整个房间里亮堂堂的。

    班盛刚做完治疗,又服了药,躺在床上,整个人看起来很虚弱,他的肤色苍白,以至于修长颈部下起伏的血管淡青色更明显。

    班盛坐在床上,黑湿的眼睫垂下来,神情懒倦,淡淡开口:“我又梦到我妈了,还有梁嘉树。”

    在梦里他想跟他们说话,但没有人理他。

    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    那种无力感,绝望,懊悔再一次袭来,像一条无形的绳将他捆住,班盛动弹不得,呼吸也颤抖。

    林微夏插着花的动作一动,找了张椅子坐在班盛面前,从包里拿出一幅卷轴,递给去,冲他笑了一下,声音温和:“我有个东西送给你,你打开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因为药物的作用,班盛整个人像飘在云层里,他抬手揉搓了一下困倦的眼皮,随手打开,视线不经意地一扫,重重顿住——

    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幅画。整幅画的色调很黑暗,透着阴森的气息,也很写意,画中有两个男生站在隧道里,其中一个男生个子很高,脸上冷得没有表情,穿着黑色体恤,他左手拿着一罐蓝色的百事可乐,另一个男生个子比较矮,穿着蓝白条纹体恤,一头卷发。

    隧道里一片漆黑,两边爬满了黑蜘蛛,有长了一只眼睛的骷髅头,还有吃人的怪物。

    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    高个子男孩拽起卷发男发的手,两人一起穿过黑不见底的隧道向前走,在正前方,有一束光透进来,大片的色彩隐入,忽然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    这副画左下角有一处落款,淡淡的铅字刻在上面:我与保护我的朋友。

    班盛眼底的情绪翻涌,涩意从喉咙处冲了上来,一滴眼泪滴落在纸上,将朋友两个字泅开淡淡的字迹。

    有很多话想说,却又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林微夏伸手去给他擦泪,笑容淡淡的,却不自觉带了哭腔:“原来是你,以前梁嘉树和我写信说有一个保护他的朋友,原来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阿盛,你不要再愧疚了,我前段时间梦到嘉树了,他让我跟你说一声,谢谢你,谢谢你一直保护他,那件事只是意外,他说不是你的错。”

    是了,上体育课时所有人都排挤梁嘉树,嫌弃他过于瘦弱,长得还娘,都不选择跟他一起搭档,是班盛装作自己被剩下,酷着一张脸不情愿地跟他搭档。

    在梁嘉树被欺负时,私下找人去警告的也是班盛。

    梁嘉树上了高中后会经常和林微夏写信,在信里他说有了一个保护他的朋友,林微夏一直没当回事。因为梁嘉树在初中受欺负时,会经常幻想出一个少年可以帮他屠龙,赶走坏人。

    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    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    她的少年拥有一颗纯真且柔软的心。

    班盛怔怔的,对上一双剔透分明的声音,心中绳索捆成的结被砍断,一种悲怆感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林微夏口袋里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