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77章 靠近 第(1/3)分页  你听得见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洗手间很宽大,不停地回荡着这句话。m.kaiyiwenxue.com林微夏的声音冷淡,她看着对面白墙壁的一点黑点发怔,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想象不出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林微夏感觉到班盛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僵了一下,然后慢慢松开圈住她腰的手。

    桎梏在她身上的力量悉数放开,他身上的气息也慢慢撤离,然后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班盛走后,空荡荡的洗手间只剩下林微夏一人,她站在原地愣怔了一会儿,走到洗手镜前,抽出的两张纸巾擤了一下鼻子,然后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其实林微夏刚才对班盛说得不只是气话,还有一丝茫然。事情发展到现在这样,她已经想不到要如何坚持下去。

    林微夏照常上课,去图书馆复习,以及去宋以航家给他做定期的心理治疗。没有班盛,她的生活平静如湖面,心底不再起起伏伏,因为他而掀起山呼海啸。

    中途,班盛打来过两通电话,统统被她摁掉了,后来手机屏幕没再亮起过。

    只是一次,很偶然,工程大院那边的教学楼有几间教室的玻璃被暴风雪打碎了,那边的学生这一周上课都是借用她们这边的教室。

    周三,大雪。

    这场雪下得急又厚,到处一片皑皑雪白,林微夏抱着书本走在校园里面,身后不断传来积雪压断枯枝发出“啪嗒”作响的声音,凛冽的风钻进骨头缝里,不自觉地拥紧身上的衣服,加快了脚下的步伐。

    一节大课有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,上完半节课,林微夏把桌上的《社会心理学》合上,拿上保温杯走出教室打算走到走廊尽头去打热水。

    经过一排教室,一路上有路过认识的同学同她打招呼,林微夏笑着回应,视线不经意地一转,在看到某个熟悉的身影,目光停滞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兜帽卫衣,整个人懒散地搭在栏杆上,肩膀略低,他嘴里咬着一根白色的烟,正打算点烟,旁人冲他说话,侧了一下脸,下颚线敛起一个漫不经心的弧度。

    班盛站在那里,就是话题中心。

    林微夏握紧手里的保温杯,垂下眼,目不斜视地经过他们。迎面走来一位长腿女生,她的脚步有点活泼,在经过班盛的时候停了下来,也学着他,把双手搭在栏杆上,歪着脑袋问他:

    “班盛,今天10点的赌球,零度酒吧你来不来啊。”

    此时,一阵呼呼的风声吹过来,班盛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真切,他低头点烟,“啪”的一声,烟丝燃烧,吞吐间,薄唇呼出一丝白雾,飘到林微夏这边,他说:

    “来。”

    林微夏不自觉地攥紧手心,指甲泛白,淡青色的血管突起,从两人身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门紫是第一个发现林微夏的反常的,两人在家吃饭时,林微夏通常夹了两筷子就不吃了,跟她说话也是心不在焉,一副丢魂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夏夏,你怎么了?”门紫语气担忧,“有事的话说出来更好受些。”

    林微夏犹豫了一下,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她,一开始门紫还“嗯”“这样”地应着,听到后面她一下子生气了:

    “我没听错吧,你一心一意想把他从原来的泥沼里拉出来,到最后他竟然让你滚?”

    林微夏点点头,她起身坐到沙发上,拣了一个抱枕放在扶手上,整张脸颊贴在上面,神色恹恹,出神地问道:

    “是不是我太过勉强了。”

    之前听人说,恋人分开之后是靠任意一方的思念程度来检验这份爱。这些年来,林微夏发现自己一直忘不了班盛,所以再相遇后,她很努力地向他靠近。

    可班盛呢,永远一副猜不透游刃有余的模样,他会跟林微夏纠缠,也玩暧昧,但不会坦诚一切,两人心平气和地交谈。

    她试图走进班盛心底那扇门,但他关上了。

    门紫坐在旁边,手机发出“叮咚”的声音,点开一看,心下了然。她侧头看了一下林微

    夏这一整周都提不起劲来的模样,忽然来了主意:

    “夏夏,周末有个局,在京北临市的度假村,开车过去大概两三个小时,刚好是周末,你去不去啊,带你过去散散心。”

    见林微夏还在垂眼思考,门紫继续游说她:“走啦,换一个环境,说不定你想不清楚的事一下子就想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林微夏最终答应道。

    门紫告别林微夏,走出她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,她今天化了一个很漂亮的紫色烟熏妆,皮夹克,一身飒爽的打扮,准备去参加一个主题聚会。

    突然心血来潮,门紫拿着手机自拍一张,翻到宁朝的微信,把照片发了过去。

    对话框前面显示有七八条聊天记录,大部分是门紫一个人的单向撩人对话:

    【宁sir,你要不要欣赏一下你的腹肌,我已经把他设为壁纸了。】

    宁朝没回。门紫隔天又问:【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