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92章 柠檬 第(1/4)分页  你听得见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时间一晃而过, 他们读研的第二年,林微夏和班盛双双收到方加蓓的婚礼请柬,时间恰好在暑假, 他们赶回了南江一起参加婚礼。www.gudengge.com

    当初方加蓓考去西南的一所师范大学后,每年一直跟大家保持着联系。因为每次放寒暑假都是跟同校的老乡一起坐长途高铁回家, 路上大家会互相照顾。

    因为这份机缘, 她跟一位师兄日久生情,两人从大一谈恋爱一直顺利走到毕业。

    最后他们回了南江工作,这两年有了结婚的打算后, 见过双方父母后就把婚礼日期敲定下来了。

    婚礼那天,柳思嘉因为有事没能赶回来,托人备上了一份厚礼,贺卡上她祝福了方加蓓还问候了每一位朋友,说期待着他们的十年之约。

    因为西南地区发生地震, 宁朝所在的支队被抽调过去支援抗震救灾, 因不能赶到现场, 但是托朋友送了一份礼物过去。

    婚礼现场在清连山的一处森林公园,林微夏和班盛坐在好友席上,舞台上方加蓓一袭白纱, 在时光和成长的打磨下,她出落得愈发自信和漂亮,不再是当初那个勾肩驼背把自己缩阴影里自卑的女生。

    当她站在台上对着新郎说出“谢谢你带给我幸福时”, 林微夏的眼睛里闪着泪花, 班盛坐在一边,一张痞坏的脸伸了过来, 问她:

    “怎么着, 想结婚了?”

    林微夏吸了一鼻子, 看他一眼,回:“你想得美。”

    班盛抬眼看着林微夏白皙安静的侧脸,松散一笑,接话:

    “我是想得美。”

    林微夏正沉浸在方加蓓美好婚礼带来的感动,搁在膝盖上的手机发出“叮”的一声,是门紫发来的信息:

    【我碰见宁朝了。】

    西南的另一处叫百映的边陲小镇。这三年以来,门紫作为一名纪录片导演,产出不断,在业内的热度居高不下,递过来的邀约也很多,只是突然有一天,门紫发现自己拍不出任何作品后,她果断关了工作室,独自一人来到山区支教,希望能沉淀一下自身,也顺便找找灵感。

    只是地震来得突然,那会儿她还在教室给孩子们上着课,地面忽然摇晃不断,墙皮不断脱落,似乎要将整栋楼倾倒的架势。

    警报拉响的那一刻,门紫当机立断带着孩子们出去,跑出学校的操场空地上,她不断疏散着人群,尽管心里慌张,还是竭力保持镇静,有序清点着人数。

    发现少了两个人的时候,门紫又冲回摇摇晃晃的水泥大楼,拽住班上两个慌张哭泣的小孩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但她没想到自己点背,水泥支撑着的建筑在晃了几分钟后如多米诺骨牌一样倒塌,碎石直直地朝门紫砸来,她连躲闪也来不及,在跑出大楼的那一刻被砸伤,骤然倒地。

    半道下起了滂沱大雨,其他班的教师,保安不是在清点人数,就是在安抚人心,伴随着小孩子的哭闹声,场面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消防队员,警察人员纷纷赶到,有序地开始展开营救,门紫被同事扶坐在一块石头上,她后背疼得腰直不起来,整张脸趴在膝盖上,痛得暗骂了几句脏话。

    门紫正强忍着痛,倏地听到了一道喊声“宁队,这里还有人——”

    心口一窒,抬眼看过去,竟然在这里看到了宁朝。男人一身军绿色的制服衬得身材笔挺高大,面容如刀刻般硬朗,短寸头,一双眼睛黑得发亮。

    宁朝显然也看到了她,眼底情绪翻涌,停了片刻,也看到了她后背的伤,接着森然的目光移开,走过去继续救人。

    整个人过程中,门紫一直盯着宁朝看,他的肩膀宽阔,两只手抱了两个受伤的阔步朝救护蓬走去,再次折回,不断清理现场,来回奔跑,额头上的汗顺着下颌不断滑落,眼神始终透着坚毅。

    一直到黄昏落幕,所有的现场救援基本到位,宁朝走到她面前,黑沉的眼睛扫了她一眼,蹲下来,开口:

    “我背你。”

    门紫也没动弹,她坐在那里,一身的狼狈,淋湿的头发黏在妖艳的一张脸上,看着他: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一名好警察了吗?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参加完现场婚礼后,大家又回到酒店一起吃晚宴,在宴会上,班盛基本没碰过酒,逢上人敬酒也是象征性地喝两口,倒是林微夏,在婚宴尝到了好喝的米酒,趁他一时没注意,悄摸喝了好多酒。

    等到班盛发现的时候,林微夏喝得半醉,脸颊绯红,冲人直笑。他的脸色有些沉,但看她开心的模样叹了一口气,训斥的话也舍不得说出口。

    晚宴散去的时候,班盛带着人回去,林微夏整个人贴在他宽阔的胸膛上,人只有五分清醒。

    班盛今天没开车,人站在宽阔的马路上,伸手拦了一辆车,坐进去之后报了个地址。

    林微夏坐在车内还算安静,没有太闹腾,靠在班盛肩膀上低声喊了句热,淡青色血管分明的手搭在车门上,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