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94章 出局 第(1/3)分页  你听得见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李笙然第一次发现京北的冬天这样冷,是她深夜拖着二十八存行李箱从男朋友家里狼狈离开,下台阶的时候被箱子的一角撞到脚踝,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凉气。m.yyun.net

    有些负气地把箱子扔在一边,坐在冰凉的台阶上,点了一支烟。烟抽到一半,李笙然回头看了不远处的那栋楼,一片漆黑,寒气不断袭来,那盏灯一直亮着。

    没有人追出来。

    李笙然眼睛一下子红了。

    她拿出手机,拇指碰到班盛的号码,下意识想拨出去,有好多委屈跟她哥说,想说她前男友是个王八蛋,跟他谈了那么多年,初恋女友回来后她才知道自己原来是替身。因李笙然长得跟那女的有几分相似,他才一直宠着她。

    但现在,她出局了。

    动作又顿住。

    班盛应该不会再接她电话了吧。

    李笙然坐在那里抽烟,一下子想起了很多事。在她十一岁那年,被告知自己是李氏财团董事长的私生女。

    妈妈领她进门的时候,李屹然母亲头七才刚过。李屹然对她们的到来没什么反应,一副对谁都礼貌有度,脸上带笑的模样。

    后来李笙然才知道,那是他的面具。

    其实李屹然恨透了他们母女。

    李笙然那个时候面对李屹然的挑衅,是示好和低姿态的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是外来者,妈妈也是破坏他们一家幸福的人,所以对于李屹然的百般刁难一直都选择忍让。

    最严重的一次,李屹然在家附近的球场上玩射靶,他让自己站在那里靶心底下当靶子,而他不知道从哪搞来了一块光盘。

    阳光很热,李笙然记得当时自己在太阳底下晒得出了一层汗,却害怕得后背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李屹然懒懒弯腰,把那块光盘磨得锋利又尖锐,最后单瞄着眼,作势要朝她飞过去。

    而他手臂的高度分明是冲她来的。

    李笙然整个人大脑一片空白,瑟瑟发抖,就在她以为自己注定逃不过一劫时,一道没有情绪起伏的声音传来:

    “李屹然,走了。”

    李屹然像是回神一般,“啧”了一声把光盘随手扔一边,拎起地上的水并肩和一个男生离开了。

    人离开后,李笙然再也撑不住,一下子跪坐在草坪上,小声地哭泣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惊魂未定,在害怕的情绪中看见刚才那个身材高瘦,长相凌厉的男生回头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李笙然读出那道眼神是关心。

    但很多年后,她才明白,那个眼神是可怜。

    到后来,她学会了在这个关系错综复杂家庭的生存,更忘了因为发生什么彻底和李屹然的关系决裂,她不再害怕他,甚至还明里暗里地和李屹然作对。

    李笙然的初恋来得很早,不知道是因为班盛是这个家里唯一对她好的人,还是撞见她跟高年级的男孩混在一起时,班盛出声训斥她的那个场景。

    李笙然记得有一次试探性地问他:“哥,你喜欢什么?”

    “蝴蝶。”班盛想也没想回道。

    她还想再问些什么,班盛见李屹然出来,直接摁灭烟,两人一起出去打球了。

    后来她给自己取了个英文名叫vany,希腊语的意思是蝴蝶。谁也不知道这个英文名的含义,她很希望班盛能发现她的用心,可他一直没有提过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是从来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跟她哥告白的时候很傻,初中生嘛,那个时候流行折千纸鹤,骄傲如她,认认真真折了520个千纸鹤放到玻璃罐里。

    圣诞节去找他的时候,班盛正在一家台球室里玩,他把杆扔给旁边的人,径直把李笙然领出去了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店后面的巷子,李笙然紧张又局促,害怕他会拒绝她。

    班盛拆了一颗话梅糖丢嘴里,瞥了一眼她怀里的玻璃罐,没给人开口的机会,说:

    “我有喜欢的人。”

    李笙然一下子急了,眼泪滚出来:“谁啊,她在哪?你不骗人,我平时怎么没见过你和别的女生在一块?”

    夜色漆黑,李笙然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,只记得班盛把嘴里的糖咬得嘎嘣作响,低下头,语气一瞬间的失落,笑了一下: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她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李笙然红着眼不死心地问道:“那你要是找不到她,会一直不谈恋爱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班盛低低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李笙然的初恋来得快,她不知道消失得算不算快。

    只知道那次班盛难得跟她说真话,还是关于别人。她也就死心了,退回好兄弟妹妹的位置。

    既然得不到他,那就希望他得到最好的。

    她一直持着这份心情,两人就这样一直相处到高中,直到班上来了个新转学生,叫林微夏。

    林微夏长得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